406055.com
当前位置:主页 > 406055.com >
www.050033.com西藏公安边防总队党员官兵戍边纪实:雪域边关党旗
发布日期:2021-07-31 14:36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www.050033.com,6月29日上午,勒布边防派出所组织党员官兵前往对印自卫反击及前进指挥所陈列馆开展党日活动,图为官兵参观陈列馆学习历史。

  西藏,土地面积122.84万平方公里,边境线余公里,地区覆盖山林、荒漠、草原等多种地貌,在如此宽阔广袤的土地上,仅仅生活着331万人,这里海拔高、氧气少、风雪寒、行路难。自古边关流放地,然而对于今天的祖国而言,西藏不仅仅是祖国的西南战略要地,还是国家民族经济发展的桥头堡,因此,雪域高原的发展建设造就了一批批舍家卫国、意气风发的红色儿郎,他们问边防、走边防、守边防、爱边防,5000多米的江塘草原激荡着一声声戍边爱国的雄心壮志,山崩地裂的樟木沟依旧回响着一声声“坚守、坚守”的铮铮誓言……

  自1996年西藏公安边防总队成立以来,数以万计的边防官兵前赴后继,行走在全国平均海拔最高的边境线上,他们用“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喜马拉雅卫士精神捍卫着绵延山脊的每一寸土地,他们高举着党员先锋的旗帜,征服珠峰、勇斗天灾、拥政爱民、日夜戍边、为祖国的快速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安全屏障。

  6月30日上午,聂拉木边防检查站组织官兵前往国门口岸开展“七一”重温入党誓词活动。

  要不是习主席给卓嘎央宗姐妹回信,全世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半年封山、全国人口最少的边境村,更不可能知道长年驻守在这里的公安边防官兵。

  徐扬刚是玉麦边防派出所的所长,也是一名拥有10年党龄的党员,玉麦的苦,徐杨刚没来玉麦之前就听说过。“到玉麦任职前,有战友告诉我,玉麦封山的时候,千万别生病,哪怕是阑尾炎,也会要你的命。”徐杨刚说,他的任职命令是3月份下的,但当时正值玉麦乡大雪封山,无法进入。5月份条件稍好,背上行囊,徐杨刚就往玉麦乡赶,“隆子县城到玉麦乡的直线距离只有四五十公里,但我从县城出发,翻越5000多米日拉雪山,在路上辗转了2天才到达玉麦。”

  玉麦乡人口少,但却是中印边境问题的重要地段,辖区实际面积多有1976平方公里,比半个成都市区(含天府新区在内的十三个区总面积约为3733平方公里)还要大。此外,这里地处峡谷高原地带,巡逻道路异常艰难,自玉麦边防派出所成立以来,边防官兵几乎天天都走在漫长的国境线,今天这一段,明天那一段,有时候走远了回不来,索性就搭上帐篷住在山林间。

  “我第一次跟队到争议区巡逻,看见在我国领土内的一些巨石和树干上,居然涂有外国国旗和文字。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歇斯底里冲着对方的密林大吼,那种感觉就像想大声驱赶溜进了你家的小偷。在把树上、石头上的涂鸦全部铲除后,我和战友在巨石上用油漆写上了中国CHINA,大家不约而同地向祖国的方位敬上庄严的军礼。”这是年轻的党员、23岁老兵毛林印象非常深刻的一次巡逻。

  冷清的玉麦乡,去年一下火了,习主席在给卓嘎、央宗姐妹回信中写到,“家是玉麦,国是中国……要像格桑花一样扎根在雪域边陲,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幸福家园的建设者。”

  “回信不仅是给三代玉麦守边人的鼓励,更是对我们玉麦边防官兵的激励,那一刻我感到无比自豪。”玉麦边防派出所副教导员何宇恒讲到, 2014年他从西南民族大学硕士毕业后来到了西藏边防总队,在错那勒乡(错那县勒布沟距离中印边境7公里的一个小乡村)开始基层锻炼,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所在的地方能如此近地得到国家领袖的关怀。

  “和卓嘎、央宗姐妹不同的是,我从小生活在成都,西藏边防基层单位普遍偏远艰苦,刚来的时候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经过基层打磨,他终于习惯了这种孤寂的生活,也完全实现了从普通大学生到合格军人的转变。

  “但是和他们一样的是,我和很多西藏边二代战友,比谁都懂得什么叫传承。边境线就是我们的生命,每一个足迹就是践行对父亲和祖国的承诺。”他的父亲1983年也曾是西藏军区边防二团的普通一兵,从小就耳濡父亲的戍边军旅经历,作为一名7年党龄的党员,一毕业就携笔从戎,来到西藏加入了边防大家庭。

  玉麦边防派出所党支部鼓励官兵学习进步,积极加入中国,近两年来,已经有4名战士先后入党,成为了边境线上这支优秀党员先锋队的一员。

  2017年荣获西藏边防总队综合整治先进单位,2018年先后荣获公安部公安边防部队基层建设标兵单位并记集体三等功、西藏边防总队稳边固防先进集体,2018年度西藏五四红旗团支部荣誉称号。

  6月29日上午,“七一”前夕,山南边防支队玉麦边防派出所党员官兵前往边境一线巡逻,图为官兵在沿途中向印有国旗和“决不把领土守小、决不把主权守丢”的巨石前重温入党誓词。

  说吉汝村是西藏边境第一村,是因为吉汝村距离中印边境直线公里,是全区距离边境最近的行政村。而位于最前线公里则是黄沙漫天,不见人烟,从2017年6月,岗巴大队的官兵们就一直驻扎在这里。

  “前进指挥点是羊圈改造的,那里太靠前,根本连不上水管,大家10多天都洗不了澡,只有换勤的时候,才能回到村里面冲一冲,外界新闻也基本上只能靠电台传达,想得道往往得不到。参谋王士博,从入伍起,就在这个位于日喀则南部的边境村工作,没有娱乐项目,他们就把上点前准备好的各种报纸和文件带上学习,偶尔也会组织集体美化营区环境。

  一堆小石头砌成的景观,上面用红色的涂料刷上了祖国版图轮廓,下面写着:祖国在我心中,我在祖国怀抱。

  陈良兴是岗巴边境第一村执勤点的驾驶员,也是一名员,他是2017年9月抽调至岗巴边境第一村执勤点的。“作为第一批到海拔5200米的吉永东牧场的上点人员,我是最早来到这里的。”当时,他多次与大队领导、电台员深入海拔5200米的荒无人烟的边境一线进行信号测试,寻找信号标记点,好几次在沙尘暴中无法移动,硬是在车里困了好几个小时。

  “过年的大雪。我们在牧场勤务点,清晨,我和战友上山,来到海拔5300多的边境牧场开展日常的巡逻和抵边管控。巡逻刚过半,大风裹着大雪迎面打来,眼睛都睁不开。”大学生直招士官聂帝雄回忆起2018年春节时的那次巡逻,心有余悸。“当时有一位小同志建议先结束巡逻返回,结果立马被所长平措朗加一口驳回:巡逻执勤容不得半点含糊,咱边防战士在边防线上每走一趟,就是尽一次保卫祖国的神圣义务!当我们完成巡逻返回执勤点时,衣服全部湿透了。”

  去年12月,时任西藏公安边防总队总队长,58岁的少将高万海来到这里慰问官兵时,吸着氧气和每一位官兵逐一握手了解情况,临走时执意和大家一起在“版图”前合影,上车时已是泪眼朦胧。

  “黄沙可以盖住道路,风雪可以铺满大地,但是即便这里是戈壁,我们也要守卫住每一寸国境线。”平措朗加,这个藏族汉子说这话时眼神无比坚定。

  海拔5373米,全国海拔最高行政乡,这里没有山峰,2小时的车程,可以抵达通往不丹的山口,那里是旅行者向往的景点,结冻万年的40冰川。

  “这里是旅行者的天堂,所以我们的责任艰巨”。普玛江塘边防派出所副教导员袁浩杰介绍,

  作为普玛江塘乡唯一的武装力量,他们一年四季起码要出警10多次,对游客进行救援,要知道,乡里到40冰川这一路是几乎没有信号的,而沿途中,暗流涌动,很多地方看似草原平坦,车辆一旦陷入就无法自拔。

  尽管官兵们平常都会在路口进行警示告知,但还是有游客不停劝告。“2016年冬天就有一车三名游客被困这里2天,差点冻死在草原上,后来人被救出来了,车到现在还陷在里面无法救援。”袁浩杰对于这一切也无可奈何。

  这里几乎是没有春夏秋天的,夏季飘雪也十分常见,游客一旦在江塘草原被困,就极有可能命丧此地。

  普玛江塘高海拔背后除了高寒,还有极度缺氧,这里的氧气含量不足海平面40%,也正是如此,这里居民人均寿命仅49岁。

  27岁的哈尼族战士高建学,自2011年到普玛江塘,凭着一股拼劲儿,创造了大棚蔬菜种植的海拔记录,还兼任派出所的卫生员、通讯员、制氧员。在普玛江塘待了6年的他两次选择留在这里,还在这里入了党,后来支队只得给高建学下命令,必须把他从普玛江塘调到海拔较低、氧气更加充足的地方去。

  “这里是我们的国土,每一个工作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祖国的坐标。在这里,更能感受到军人的价值,理解忠诚的内涵。”高建学如是说。

  大风也是这里的常客,“去年我们重达200多公斤的营区铁大门硬是被大风吹躺在地上,平常要是到了下午集合,军姿都得斜着站。”所长索朗达杰是土生土长的西藏人,但对于这样的大风,他直言来这之前从没感受过。

  在这里看不到山峰,因为山峰就在脚下,处处都是山顶,这里没有河流,然而巡逻路途中,处处都是冰雪融化的水道,随时可能阻断官兵们前进的方向。

  但正是有这样一群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边防官兵戍守世界之巅,游客才能够平平安安顺利返还。

  “这里的山脊高过云头,这里的太阳晒化石头,这里的孤独没有尽头……”西藏公安边防官兵们仍就日复一日行走在“这里”,只因为他们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这群忠诚的员就是漫漫雪域高原上,艰苦偏远边境上最美的风光。(记者 王香香 通讯员 何宇恒)www.779880.com福瑞杰IPCC软件荣获《呼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